"yabo" 发布的文章

  直播吧8月12日讯 近日,阿根廷国家队体能师斯尼奥尼接受了Fanpage.it的采访,他谈到了梅西和国际米兰的转会传闻。

  斯尼奥尼首先表示:“梅西去国米?莱奥(梅西)不会离开一个舒服的地方,他不像迭戈(马拉多纳)那样爱冒险。在阿根廷没人认为莱奥会离开巴萨,因为巴萨是他的家。”

  随后,斯尼奥尼继续说道:“莱奥已经完全融入了巴塞罗那,他是一个非常家庭化的球员,他没有迭戈那样的冒险精神。对他来说,在职业生涯的这个高度,去国米或者其它任何俱乐部可能都不是明智的选择,我认为如果巴萨改善球队阵容的话,他毫无疑问会留下。”

  “梅西和马拉多纳有非常多的共同点,尤其是踢法上,但他们两人之间最大的不同是性格。迭戈是一个热情的领袖,一个难以驾驭的叛逆者,莱奥则有一些本源的东西,他的性格没那么火爆,但最近几年他的态度不一样了,这是一个成熟的过程,但迭戈要比莱奥完成(这个过程)地早多了。”

  近十年,阿根廷国家队参加了7届大赛。3次世界杯和4次美洲杯,伊瓜因参加了其中的6届(2019美洲杯未入选),梅西则参加了全部的7届。

  在进球数方面,伊瓜因11比12梅西,小组赛伊瓜因4球,梅西10球。而在更关键的淘汰赛,伊瓜因打进7球,梅西只进了2球。梅西可谓小组赛之王,但在淘汰赛阶段,伊瓜因完爆梅西。

  梅西球迷只记得伊瓜因决赛失单刀,却不提梅西决赛踢飞点球葬送冠军,而且梅西也失单刀。可以说要不是伊瓜因,阿根廷连亚军都拿不到。显然伊瓜因才是阿根廷的大腿。

  都铎王朝,一个由英王亨利七世在结束了青史闻名的玫瑰战争后建立的王朝。而从亨利七世的继承人人选发生剧变后,这个王朝开启了100多年洋洋洒洒的狗血剧连播,成为英格兰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家族之一。可以说,都铎家族生孩子,也像是上帝掷硬币,不是极度聪慧,就是极度疯狂。今天,就让我们循着这一家族的轨迹,一起探寻他们是如何度过这百年时光,又是如何处理一个又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的。

  而说到其中最为著名的君王,分别是亨利八世,亨利八世长女玛丽一世,以及亨利八世次女伊丽莎白一世。没错,正是这两位亨利八世一向不看好的女儿,把英格兰搅了个天翻地覆。

  为什么独独这三位英王被推为都铎王朝最著名的君主呢?别着急,一起看下去吧。

  提到亨利八世,就绕不开他的6位王后。要知道,欧洲大部分王室在那时都是一夫一妻制,天主教国家更是禁止离婚。许多国王虽然有公开的情妇,但绝对没有嫔妾一说,有且只有王后这一位妻子。那么在这种大环境下,亨利八世是怎么做到一连娶了六位妻子的呢?答案是:改革、砍头、难产、离婚、绞刑。除了活得比他长的第六位妻子凯瑟琳帕尔外,其他王后都成了有故事的女同学。

  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被称为阿拉贡的凯瑟琳,是阿拉贡国王与卡斯蒂利亚女王的女儿。说来有些不可思议,她本是亨利八世哥哥亚瑟的妻子,如果亚瑟没有意外死去,她就是下一任名正言顺的女王。然而在1502年,亚瑟不幸染病身亡, 17岁的凯瑟琳就此成为寡妇。由于她坚称自己在和亚瑟的一年婚姻中并未圆房,而亚瑟的父亲亨利七世又想留住凯瑟琳所代表的西班牙势力,继续两国和亲,她就这样再嫁给了亨利七世的次子也是仅剩的唯一一个儿子,当时已经继位的亨利八世。那年,凯瑟琳23岁,亨利还不到18岁。

  然而不巧的是,凯瑟琳与亨利八世结婚多年都没有产下一个儿子,接连流产后,她只生下了一位公主——玛丽一世,也就是骇人听闻的血腥玛丽。然而对于目前只有两代国王(亨利七世、八世)的都铎王朝来说,尚属于风雨飘摇阶段,急需一个儿子来以正大统;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的英格兰和中国古代一样,只有国王,没有女王,女人是没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也就是说,如果亨利八世一辈子都没有儿子,并且他唯一的兄弟亚瑟也已经英年早逝,那么他死后,王位就不知会花落谁家了,或许这王位还姓不姓都铎都未可知。一个男性继承人对于亨利八世的重要性已经显而易见,也由此引出了他与六位妻子的故事。

  但在当时,不论社会环境还是舆论环境,都对亨利八世很不友好。因为在中世纪时期,欧洲的皇室虽然也声称君权神授,但他们的继位其实是由罗马天主教教皇加冕的。更致命的是,在当时,天主教严厉禁止离婚,一旦在教堂里宣誓了婚约,那么在上帝眼中,这两人就是从生到死的夫妻,任何人无权更改。

  在这个当口上,从法国归来的宫廷女侍官安妮·玻琳适时出现,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亨利八世,甚至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为亨利八世生下的孩子一定会是一个男孩。于是在这样一个巨大的诱惑下,亨利八世以《圣经》中若娶寡嫂,终会绝后之名,声称自己没有儿子是娶了哥哥的妻子所带来的诅咒,在申请离婚未果后,毅然与罗马教廷决裂,创立英格兰国教,即新教,使英格兰在宗教意义上成了一个独立的新教国家。尽管阿拉贡的凯瑟琳曾多次给教皇写信抗议,也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随后,亨利八世宣布与凯瑟琳离婚,将其驱逐出宫,迎娶安妮·玻琳。

  遗憾的是,安妮·玻琳也没能生下儿子,只生下了一个女儿——伊丽莎白一世,英格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女王之一,也算是虎母无犬女。但许诺好给国王的儿子没生下来,安妮·玻琳已经犯了欺君之罪,最后被亨利八世随便安插了一个罪名,惨遭斩首。

  安妮·玻琳死后第二天,亨利八世便迎娶了第三位王后简·西摩。简王后同样是一位女侍官,虽然是亨利八世的第三位妻子,却是他的此生最爱,也是唯一一位与他合葬的妻子。原因很简单:简王后不仅心地善良,视前两位王后和两个女儿如己出,且诞下了亨利八世唯一的儿子——爱德华六世。只可惜,爱德华诞生后不久珍王后便因产后疾病而死。同样不幸的是,这个男孩并没有继承父亲的身强体健,仅仅15岁便染病身亡。

  简王后死后三年,亨利八世才慢慢走出丧妻之痛,虽然在朝臣的引荐下迎娶了来自小国克里维斯的安妮公主,但两人并不投缘,还不到一年就和平离婚,安妮还被亨利八世封为了自己的姐妹,并接受了他赠予的财产,得以平安老去。

  不出意外,第四桩婚姻结束后还不到一个月,亨利八世便又迎娶了王后的女侍官凯瑟琳·霍华德。然而婚后不到三年,这位凯瑟琳又被查出了与大臣的婚外情,被处以绞刑。

  第五位王后被处以绞刑的同年,亨利八世又结婚了,这次娶的还是在宫中当差的女人——凯瑟琳·帕尔。她已经死了两任丈夫,熟谙与男人的相处之道,尽管亨利八世晚年多存猜忌,她还是凭借聪明才智赢得信赖,将前面几位王后生下的三个儿女都关爱有加,还在亨利死后嫁给了自己的旧情人,但不幸的是,她最终也和简·西摩王后一样,死于产后疾病。

  从1509年迎娶第一任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到1547年过世,38年的婚姻生活中,亨利八世共经历了6位王后,而复杂错乱的婚姻关系,注定给他的后代留下巨大的继承权难题。

  1533年亨利八世废除自己与第一任妻子的婚约,迎娶安妮·玻琳时,玛丽已经17岁了。面对父亲将母亲驱逐出宫、甚至也废除了她的王位继承权的行为,玛丽不可能无视。与母亲一样,她是天主教的坚定拥趸,拒绝皈依新教。

  亨利八世死后,他与第三任妻子简王后年幼的儿子爱德华顺理成章继承王位,遗憾的是,这位年轻的国王虽然十分聪慧,却身体孱弱,没过几年便染病身亡,死时不过是一个少年,也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即使他的大姐玛丽没有被废除继承权,这位在新教教育下长大的国王知道自己也不可能把王权交到这位信奉天主教而非新教的姐姐手中,事实证明,这一想法是十分正确的,因为后期玛丽执政时,的确下达了对新教教徒的火刑惩罚,烧死300名新教徒,其绰号血腥玛丽自此流传。

  思来想去,年轻的爱德华绝望地发现,自己二姐伊丽莎白虽然确实也信奉新教,但她也被父亲废除了继承权,除此之外,其他可以继承王位的人选,竟然一个男人也没有,全部都是女人。万般无奈之下,爱德华册立自己信仰新教的外甥女简·格雷为下一任女王。就这样,贵族少女简·格雷被匆匆推上王位,仅仅9天后便又被推了下来,后因拒绝皈依天主教而被斩首,史称九日女王。

  推她下台的是谁呢?就是爱德华的大姐玛丽,史称玛丽一世。遗憾的是,她继位时已然37岁高龄,没能留下一儿半女,王位在她死后便落到了妹妹伊丽莎白手中。

  至此,亨利八世与第二任妻子安妮·玻琳唯一的女儿伊丽莎白也就成了都铎王朝最后的血脉,不同于苦苦追求男继承人的父亲、为天主教执迷一世却没有子嗣的姐姐、年幼继位却也早早夭折的弟弟,她一生未嫁、一生没有生育,将自己嫁给国家的她,活到了70岁高龄,被称为童贞女王。

  有其母必有其女,伊丽莎白·都铎的一生之所以为传奇,正是因为她以卓越的领导能力把英格兰塑造成了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成功抵挡了苏格兰玛丽女王的王位争夺战,并处死玛丽女王,但也因为没有子嗣而断送了都铎王朝的延续。她死后,英格兰王权移交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在此期间,英格兰、苏格兰以及爱尔兰因为詹姆斯一世的统治而为一体,英格兰也从都铎王朝变为斯图亚特王朝。但詹姆斯一世是谁呢?他名为詹姆斯·斯图亚特,正是曾与伊丽莎白争夺过英格兰王位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的亲生儿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概便是如此吧。

  这便是都铎王朝的家族史,拜亨利八世所赐,这个王朝的君主们都成了英格兰历史里的明星,而这个王朝也在几个君王的短暂更替中渐渐没落。但不可否认的是,亨利八世执政初期也为英格兰的发展贡献颇多,却因为子嗣问题而从人人爱戴的一代明君、完美丈夫沦为人人唾弃的最乱后宫制造者,不得不说,家里真的有个皇位需要继承的时候,还真是让人压力山大。

  北京时间8月13凌晨3点,欧冠1/4决赛准时打响,法甲霸主巴黎圣日耳曼对决超级黑马亚特兰大。

  从《米兰体育报》盘点的双方薪资情况来看,内马尔的税后年薪为3600万欧元,而在亚特兰大队中,收入最高的是戈麦斯、伊利契奇和萨帕塔,他们的年薪为每人120万欧元。亚特兰大全队的薪资加在一起才能够内马尔匹配。

  还有德国转会市场的身价估值,两队也是相距甚远。巴黎圣日耳曼的身价总和高达7.8亿欧元,排在欧冠8强的第3位;亚特兰大的身价总和只有2.6亿欧元,排在欧冠8强的最后一位。

  与此同时,亚特兰大还可能在这场生死战中无法派出最强阵容,球队核心,整个赛季轰进21球的伊利契奇大概率将缺席比赛。亚特兰大主帅加斯佩里尼也曾公开表示,“很遗憾,在赛季决定性时刻,我们不得不失去关键球员。之前萨帕塔缺席过几个月,现在轮到了伊利契奇,而且他很难按时恢复,可能不会为我们在欧冠出场了。”

  从FiveThirtyEight预测来看,巴黎晋级半决赛的概率高达63%,亚特兰大只有37%。对于内马尔来说,这一次独自带队,他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了。

  本赛季,作为欧冠新军的亚特兰大已经创造了历史。接下来的单场淘汰赛,他们还能创造奇迹吗?央视CCTV5也将对这场比赛进行直播。

  最近这几天,看似平静的足球世界其实暗潮涌动,有关C罗要去巴黎的传闻看上去荒诞离奇,研判来看也不像是捕风捉影。两年前当他准备离开皇马的时候,一开始大家也觉得是炒作,后来才发现事情不对了。这次其实跟当年有类似之处,C罗肯定对现状不太满意,才会有这么多转会传闻出现。

  在一些球迷看来,如果葡萄牙天王真的空降大巴黎,将与内马尔和姆巴佩组成宇宙无敌的三叉戟。更有评论人士指出,他们三人组合在一起的威力,即便放眼整个足球历史,也难有人可以匹敌。在笔者看来,C罗+内马尔+姆巴佩的组合万一成型,真的就是足球史上最强的三叉戟,而且没有之一。

  三人进攻组合,并不是说把三名巨星放一起就完事了,你把莱万、苏牙和卡瓦尼放一块,估计三人都不知道怎么踢球了。从搭配的角度来说,这三个人得有一个控场和持球能力突出的人,我们称之为前场组织者;还得有一个突击能力极强的人,我们称之为撕裂者;最后就是一个得分能力突出的人,我们称之为终结者。

  如果巴黎能搞定C罗,他就是那个终结者,内马尔是组织者,姆巴佩是撕裂者,在三前锋的体系中,几乎是无坚不摧。而过去虽然有很多三人组让球迷们印象深刻,但他们的类型和互补程度,无法跟内罗姆相提并论。

  1970年世界杯的王者巴西,采用的就是类433阵型,位置比较靠前的3个人是托斯唐、雅伊济尼奥和贝利,这其中贝利位置稍稍回撤算是组织者;雅伊济尼奥突破犀利,是典型的撕裂者;但托斯唐的定位不太明确,他的踢法与贝利比较接近,一度还被视为球王的接班人,在前场自由度较高,得分并不是他的最强项,左翼这三个人并不是真正理想的组合。

  2007-08赛季的曼联三头怪,C罗是体系中的撕裂者,那时候虽然他已经有前场自由人的感觉,但盘带突破依旧犀利,起码比鲁尼和特维斯更精于此道。剩下的两个人都偏重得分,这个体系中没有前场的“大脑”,所以有时候被球迷们戏称为“乱跑流”。虽然实战效果很好,但三叉戟的组合,距离真正理想的情况还有距离。

  2015年巴萨的MSN组合,是已经出现过的三叉戟中火力最强的,暂时还无人可以比肩。但问题在于,巴萨这三个人都比较全面,苏神可以勉强定义为终结者,但进球也不一定是最多的。梅西和内马尔从某些方面来看有重叠属性,最后是内少给梅球王当副手,只能说大哥有些事不想干,派小弟上去冲锋陷阵。

  虽然这三个人的单体能力以及整体战力之和,甚至优于大巴黎潜在的内罗姆组合,但个人定位不明确,还是没法做到效益最大化。在如今这个更讲究高精尖的年代,全面性和专业化要做到平衡很困难,希望大巴黎能交出完美的答卷。